累计为43.35万建档立卡贫困户发放扶贫小额信贷

未知 2019-09-20 10:29

  重点省份。全国14个集中连片贫困地区中,山西辖属有吕梁山、燕山-太行山两个。全省117个县市区中,有36个国定贫困县、22个省定贫困县,全省有贫困村7993个,贫困人口329万人,2019年计划实现17个贫困县摘帽。

  山西银保监局二级巡视员、新闻发言人李瑞杰在银保监会例行发布会上表示,山西银保监局将扶贫小额信贷工作作为全局工作重要任务,2015年至今,累计为43.35万建档立卡贫困户发放扶贫小额信贷205.6亿元,2017年、2018年连续两年投放量位居全国前七。截至2019年8月末,全省扶贫小额信贷余额达到了118.42亿元,支持建档立卡贫困户25.37万户,逾期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。

  据悉,扶贫小额信贷作为精准扶贫十项工程之一,是向建档立卡贫困户以基准利率发放5万元以下、3年期以内的免抵押免担保的小额信贷,目的是帮助贫困户积极发展生产、脱贫致富。

  扶贫小额信贷如何能做到逾期了低于全国平均水平?李瑞杰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,扶贫小额信贷的风险管理也必须既坚持银行信贷风险管理、风险防控的一般原则和规律,又充分地体现扶贫小额信贷自身的特殊性。 因为,扶贫小额信贷首先是贷款,具有贷款的一般属性,就是要合同约定、到期收回。其次,扶贫小额信贷还有它的特殊性,它的特殊性体现在要按照特定的要求向特定的对象发放贷款。

  鉴于此,山西银保监局要求各家机构在扶贫小额贷款方面坚持 “放得准”“管得好”“收得回”的原则。

  李瑞杰解释称,所谓“放得准”,就是要精准地向建档立卡贫困户发放贷款,放款必须到建档立卡的贫困户。这是一个“准”。第二个“准”是准确掌握贷款的用途,贷款不能被挪用。

  “管得好”方面,李瑞杰表示要坚持四条:寓服务于管理之中,要求各银行机构要及时了解贫困户发展生产的有关需求,及时帮助解决遇到的困难和问题。其次,坚持风险管理的关口前移,早期预警风险,及时排除风险隐患。同时加强联动,银行要与扶贫部门、驻村干部协调配合,共同做好贷后管理和到期提醒。此外,还要建立“送金融知识进农村”常态化的宣传教育机制,专门针对贫困户加大力度,强化贫困户的金融意识和还贷意识。

  李瑞杰表示,只有做到“放得准”“管得好”,收回贷款才有了比较坚实的基础。所以,目前我们山西扶贫小额信贷的逾期率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。对于确实难以收回,银行需要按比例承担的风险,银行将提足拨备,做好风险对冲的准备。

  由于扶贫小额贷款具有特殊性,李瑞杰也表示,山西银保监局在监管政策上给予倾斜。比如,督促落实尽职免责的要求,扶贫小额信贷的不良贷款,监管容忍是3个百分点,即扶贫小额信贷的不良率高于自身贷款不良率3个百分点的,监管评级、金融机构自身内部的考核都不能作为扣减项目。

  在扶贫小额信贷方面,山西的地方法人银行也起了很重要的作用。山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委员、副主任高之岩表示,2015年以来,全省农信社累计向26万多的贫困户发放了小额扶贫信贷,总共是11.9亿元。今年前8个月,累计投放扶贫小额信贷17.53亿元,基本完成了全年的目标任务。到8月末,余额是61.99亿元,支持了农户13.59万户。

  高之岩表示,山西省农信联社每年年初都要确定当年的扶贫小额信贷目标任务,与各个市县层层签订目标责任书,定期开展考核,实现奖惩挂钩。比如,从2017年起设置了专项的奖励基金,对扶贫工作中涌现出来的先进个人和单位进行表彰。这个数字还是很可观的,我们叫“每年一千万,五年五千万”。对于工作开展不好的予以惩戒。

  在扶贫模式上,山西省农信联社积极探索“政府+” “龙头企业+” “基地+” “网络电商+”等金融扶贫模式。比如说国定贫困县神池,神池农商行就立足全县脱贫支柱羊产业,依托“政府+”的扶贫模式,在2016年到2019年累计发放养殖贷款5908户,金额是3.36亿元,分别占到全省金融机构贷款总量和余额的95%和94%。

  另一方面,创新扶贫产品,推出了脱贫贷款,“富民贷”“贫信贷”“光伏贷”等多种扶贫小额信贷产品,满足了贫困户的资金需求。比如说国定贫困县平陆,平陆农商行针对无劳动能力、无致富项目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创新推出帮助其长期致富的“光伏绿能贷”,累计发放101户、金额505万。目前光伏设备已全部安装并投入使用,贫困户的月均收益是500元左右。

标签 贷款